長江商報 > 桐城農商行多指標未達標不良率11.28%     “破凈”定增募7.5億補血資本充足率

桐城農商行多指標未達標不良率11.28%     “破凈”定增募7.5億補血資本充足率

2019-12-09 07:06:5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徐佳

    為使資本充足率達到監管要求,安徽桐城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桐城農商行”)以低于凈資產價格定增募資引起市場關注。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以傳統業務利息凈收入為主的桐城農商行近兩年業績表現不佳,多項指標未達監管標準。

    其中,在去年凈利潤驟降超六成后,今年上半年桐城農商行營收凈利潤同比減少7.4%、41.27%,盈利能力持續下行。

    而在業績大幅“變臉”的同時,桐城農商行資產質量也在同期急速惡化。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該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5.18億、21.54億、22.49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3.03%、11.1%、11.28%。

    對此,桐城農商行坦言主要是公司不良貸款居高不下,不良貸款率未達到監管指標,撥備缺口高達14.07億元(2018年末),撥備覆蓋率也未達到監管指標,從而造成資本嚴重不足,導致資本充足率不符合監管要求。

    此次定增中,桐城農商行擬發行股份數量不超過4.98億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7.47億元,同時要求定增對象承諾每認購1股另行出資1元用于購買該行不良資產,以此測算最高可處置4.98億元不良資產,并使該行資本充足率滿足監管指標。

    但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定向發行的股票發行價格為1.5元/股,相較于該行上半年末每股凈資產1.66元/股折價9.64%,相當于“破凈”發行。

    連續一年半凈利降幅超40%

    公開資料顯示,桐城農商行是于2012年在安徽桐城農村合作銀行清產核資及資產評估的基礎上,由包括桐城農合銀行部分原股東在內的802名自然人及23家企業法人共同發起設立的股份公司。

    截至目前,桐城農商行旗下包括桐城江淮村鎮銀行、潛山江淮村鎮銀行、金寨江淮村鎮銀行等在內的9家控股子公司,并對安徽岳西農商行、安徽泗縣農商行分別持有4.33%、9.99%股份。

    股權結構方面,截至目前桐城農商行股權較為分散,無單一持股比例超過10%的股東,亦無控股股東、實控人。該行持股5%以上的股東分別有桐城經開區產城一體化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北京泰一百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煜浦實業有限公司、桐城市鑫祗和大酒店有限公司及安徽省銀橋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9.97%、9.93%、9.73%、9.59%、5.99%。

    定增方案顯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桐城農商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58億元、9.85億元、4.5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47億元、9453.59萬元、1.1億元。

    其中,去年該行在營收同比增長14.83%的情況下,凈利潤驟降61.75%,實屬罕見。

    具體來看,各報告期內,桐城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分別為6.62億元、8.36億元、3.91億元,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77.18%、84.94%、86.77%。

    同時,各報告期內,該行凈利差分別為2.36%、2.84%、2.58%,凈息差分別為2.5%、2.98%、2.71%,呈先升后降趨勢,但與其他同比上市農商行相比,該行凈利差和凈息差水平略高于可比農村商業銀行平均值。

    此外,長江商報記者查詢桐城農商行信批披露報告發現,與上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桐城農商行營收同比減少7.4%。其中,利息凈收入同比增長5.79%,但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投資收益同比分別減少45.66%、34.56%,在一定程度上拖累該行營收增速。

    而在營業支出方面,今年上半年桐城農商行營業支出共計3.35億元,同比增長21.82%,增幅遠超營收增速。其中,報告期內該行業務及管理費、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1.73億元、1.57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39.72%,資產減值損失增速尤為明顯。

    在上述因素作用下,今年上半年,桐城農商行凈利潤較上年同期的1.87億元減少41.27%,再次處于下行狀態。

    去年不良貸款余額暴增3.16倍

    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的同時,最令人擔憂的則是桐城農商行的資產質量情況。

    定增方案顯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各報告期末,桐城農商行資產總額分別為289.31億、292.3億、305.67億,其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末增幅分別為1.04%、4.57%,增幅均未超過5%。

    從資產結構上來看,截至今年上半年末,桐城農商行發放貸款和墊款、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持有至到期投資等分別為189.48億元、29.66億元、28億元,為該行資產端最主要的構成部分。

    而在負債端方面,截至上半年末,該行負債總額分別為282.4億元,其中吸收存款余額為259.95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去年業績大幅“變臉”的同時,桐城農商行資產質量也在同期急速惡化。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該行五級分類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5.18億、21.54億、22.49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3.03%、11.1%、11.28%。

    其中,去年年末桐城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較上年末暴增16.36億,增幅高達3.16倍,直接導致去年年末開始該行不良率超過5%的監管標準,飆升至11%以上。

    桐城農商行稱,主要原因為受地方信用風險事件影響、企業生產經營困難、整體信用環境遭到破壞、借款人誠信意識下降,以及公司前期偏離“支農支小”市場定位,發放大量大額貸款,內部管理、風險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貸款風險較大。

    在此情況下,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該行貸款減值準備余額分別為7.55億元、8.88億元、9.67億元,貸款撥備比分別為4.4%、4.58%、4.85%,撥備覆蓋率跌破監管紅線,分別為145.26%、41.23%、43%。

    資產規模不斷擴大,但伴隨著業績下滑、資產質量惡化,僅僅依靠留存收益已無法滿足該行業務發展。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桐城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6.96%、5.53%、5.53%,無一符合監管指標。

    定增7.47億配售4.98億不良資產

    此次桐城農商行也擬定增發行股份數量不超過4.98億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7.47億元,募集資金將全部用于補充該行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率。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本次定向發行的股票發行價格為1.5元/股,相較于該行上半年末每股凈資產1.66元/股折價9.64%,相當于“破凈”發行。

    該行也表示,本次股票發行價格綜合考慮了公司所處行業、公司成長性、公司資產質量、每股凈資產及當前國內上市銀行市盈率、市凈率水平等因素進行確定。

    不僅如此,本次發行中,發行對象在認股股份的同時,需承諾每認購1股另行出資1元用于購買該行不良資產。

    在不考慮發行費用、利潤累計等因素的情況下,按本次定向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的上限7.47億元、處置不良貸款金額上限4.98億元為測算基礎,本次發行后,桐城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將分別提升至12.05%、10.64%、10.64%,達到監管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此次定增募集資金之外,日前桐城農商行也因原正副董事長相繼落馬而備受市場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10月9日,已外逃3年半的原桐城農商行董事長蘇紹云主動回國投案。此前,蘇紹云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企業在辦理貸款方面謀取利益,多次收受賄賂,涉嫌犯罪。2016年初,蘇紹云辭去桐城農商行相關職務,由副董事長汪建國代行董事長一職。

    而在蘇紹云外逃3個月后,汪建國因涉嫌犯受賄罪被刑事拘留,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零六個月。根據法院判決,汪建國利用擔任桐城農村合作銀行黨委副書記、副行長,桐城農商行行長、副董事長的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對貸款企業“回饋”的各類好處照單全收,且受賄的時間跨度長達近10年。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