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周六福卷入超百起訴訟   IPO前突擊增資1.2億又分紅2.3億

周六福卷入超百起訴訟   IPO前突擊增資1.2億又分紅2.3億

2019-12-16 07:07:0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踩雷正中珠江、卷入超百起訴訟,周六福珠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周六福)闖關A股IPO迷霧重重。

這家由“李氏兄弟”創辦的“周氏品牌”珠寶公司麻煩不斷。

招股書顯示,2012年至今,周六福一直周旋于原被告之間,涉及侵犯著作權、商標權、肖像權及合同糾紛等,知名影視明星葛優也在告。

周大福、周大生、周生生,這些耳熟能詳的珠寶品牌,市場影響力可見一斑。成立最晚的周六福踩著這些“行業巨人”肩膀,以“周氏”冠名而迅速崛起。正因為如此,周六福惹上的官司不斷。

相較行業一哥周大福以自營店為主,周大福的快速崛起依賴的是加盟模式。加盟店的管理、加盟商頻繁變動等,都對周大福形成了嚴峻挑戰。

備受關注的是,正中珠江因卷入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周六福一度因此而被中止審查,如今“卷土重來”,為周六福提供審計服務的仍舊是未做任何形式切割的正中珠江。這或將是周六福潛在風險。

周六福圈錢意圖也十分明顯。遞交上市申請前一年,公司突擊引進5名機構股東,共計增資1.24億元。與此同時,這一年間,公司密集實施4次現金分紅,突擊分掉了2.31億元。本次IPO,公司擬募資10.90億元,七成以上用于營銷網絡建設。

截至今年6月底,周六福員工近千人,超七成為銷售人員。在產品同質化日趨嚴重、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形勢下,周六福靠營銷驅動模式打天下,能走多遠?其IPO之路疑云密布。

詭異的募資與分紅

募資、分紅、再募資,周六福的募資之旅充滿詭異。

本次IPO,周六福擬募資10.90億元,其中7.48億元用于營銷網絡建設、1.10億元用于研發及品控中心建設、0.42億元用于信息化建設,還有1.90億元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

表面上看,這些募投項目十分正常,但正常中隱藏著不正常。

從周六福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看,至少是從去年8月,公司就在密集籌劃IPO事宜,而此時,公司突擊引進機構股東,并借此進行募資。

去年8月,周六福股東會通過決議,同意引進永誠貳號、道陽君瑞兩名外部機構股東,二者分別投入3500萬元、2764萬元參與公司增資,公司注冊資本由1.27億元增加至1.29億元。

在增資的同時,周六福還分別與永誠貳號、道陽君瑞約定了反稀釋、共同出售權、優先受讓權、優先增資權等特殊權益條款,其中,還特別約定,當周六福向中國證監會申報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的材料且獲受理,或周六福與上市公司間并購交易的材料已向證券監督管理部門申報并獲得受理時,上述條款自動中止。當周六福IPO 申請獲通過且成功上市,或周六福與上市公司間并購交易完成交割時,上述條款失效。

周六福實控人李偉柱同時與上述兩名增資簽約,約定了業績承諾與股權回購等特殊權益條款,股權回購主要涉及IPO上市或借并購間接上市等未達預期觸及回購情形。

增資完成僅過兩個月,周六福就實施股改,股改剛剛完成,公司又馬不停蹄地實施第二次引進外部機構股東計劃。

去年11月,公司注冊資本增至3.66億元,金玉福源、架橋合利投分別出資3110萬元、2500萬元參與增資。另外,個人投資者徐波也出資500萬元參與認購。

此次增資完成后,永誠貳號、道陽君瑞、金玉福源、架橋合利、徐波分別持有周六福0.97%、0.76%、0.86%、0.69%、0.14%股權。

同樣,周六福及其實際控制人李偉柱分別與三名參與增資者簽訂了對賭協議,對賭內容與永誠貳號等基本相同。

此次增資完成后,周六福就進入了IPO程序,今年1月22日,證監會深圳監管局公示了周六福接受上市輔導,今年4月30日,周六福就向證監會遞交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招股書。

今年8月,周六福及其實控人李偉柱與上述5名增資股東解除對賭協議。

由此可見,上述5名參與增資的股東是奔著周六福上市而分享IPO盛宴而來的。周六福之所以引進外部股東,說明公司缺錢,5名股東共計投資1.24億元。

詭異的是,周六福在引資的同時,又大肆實施現金分紅。2017年6月、8月,公司相繼派發現金紅利2100萬元、3600萬元,2018年5月、8月,又分別派發現金紅利4911.36萬元、12465.60萬元。一年左右時間實施四次分紅,累計分掉了2.31億元。

這樣一來,公司不僅將增資而來的錢分掉了,還多分了1.07億元。

為什么要突擊分紅呢?一方面是為了引資需要,另一方面或許為了本次IPO募資需要。周六福原本沒有任何債務,但在今年6月底,公司短期債務突增4000萬元。

深陷訴訟泥潭

如果說分紅與募資是周六福主動而為,那么,深陷超百起訴訟泥潭,則是周六福激進、野蠻擴張中惹下的麻煩。

動畫作品《喜羊羊與灰太狼》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周六福就曾被該作品的制作方廣東原創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原創動力)告上法庭。原來,周六福銷售的系列形態吊墜帶有“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卡通形象。原創動力以周六福及其部分加盟店侵犯其《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作品的卡通形象著作權等為由,將其列為被告起訴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侵犯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

訴訟歷經多年,直到今年3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裁決,周六福敗訴,并賠償原創動力相應損失。截至今年9月11日,周六福實際支付了上述判決所確定的賠償款及訴訟費。

與香奈兒的訴訟也備受業內關注。2017年3月至201 年7月期間,香奈兒以周六福及其加盟店為被告提起的商標侵權糾紛訴訟案件達13宗,理由是其認為周六福部分加盟店銷售

侵犯其商標權的商品。去年12月,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周六福及其部分加盟商賠償香奈兒55.99萬元,涉案加盟店進行了關店等整改措施。

除了香奈兒,周六福還與行業國際巨頭卡地亞發生商標侵權糾紛。今年2月,雙方經法院調解達成和解協議,周六福及其部分加盟店合計賠償卡地亞80萬元。

類似侵權糾紛不在少數。今年5月,宏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周六福銷售的“大嘴猴”不同形態的黃金產品侵權為由,將周六福、山東九州商業集團等告上法庭,要求停止侵犯其美術作品復制權、發行權行為并賠償損失。

最新的一起訴訟案是由深圳詩普琳珠寶有限公司發起,其稱周六福電商使用“MEMORA/詩普琳品牌形象設計”作品構成侵權,將周六福及周六福電商告上法庭,要求停止侵犯并賠償損失。

與上述訴訟相比,周六福、香港周六福與張建斌及其關聯門店之間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馬拉松訴訟。該案始于2011年,涉及被訴與反訴,至今尚未全部了結。

同樣,周六福、香港周六福與陳洪金、張文伯、香港周六福黃金鉆石首飾集團等的糾紛及訴訟,案涉“周六福”三字之爭,訴訟案多達68宗,歷經多年,至今也未徹底解決。

今年新發生的還有一起未決訴訟案,那就是知名影視明星葛優狀告周六福,原因是,2016年8月3日,周六福在其主辦的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的配圖文章中涉嫌未經授權許可,擅自使用葛優肖像圖片等。

此前,知名演員關曉彤也曾因類似事件起訴周六福而勝訴。

據長江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周六福攤上的訴訟超過120起(含其為原告)。

借助喜羊羊與灰太狼、葛優等為周六福品牌加分,以此促銷,借助與周大福、六福珠寶、周生生、周大生等知名珠寶品牌上位,給人“同理連枝”虛假印象,周六福確實實現了快速發展,但因此惹上的麻煩不斷,或將是未來持續發展的絆腳石,亦或是本次IPO的重要障礙。

高度依賴加盟模式

借助加盟模式快速擴張,周六福做到了快速成長,但在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情況下,難以持續。

招股書顯示,截至去年底,周六福在國內擁有3070家終端門店,其中,加盟店3050家、自營店只有20家,加盟店數量占公司門店數量的99.35%。

周六福稱,鑒于珠寶首飾企業主要通過終端門店進行銷售,終端門店的數量一定程度可以反映公司在市場中競爭地位,公司是國內終端渠道數量較同行業上市公司排名前四。

顯然,周六福的營業收入絕大部分也來自加盟模式收入。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簡稱報告期),其加盟模式收入分別為4.74億元、8.07億元、13.23億元、7.53億元,分別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 90.69%、86.45%、82.18%、 80.50%。

加盟模式是一把雙刃劍,在推動周六福快速占領全國市場方面功不可沒,但過度倚重加盟模式也讓其嘗到了瘋狂擴張的后果。

上述周六福攤上的超百起訴訟,不少主體系加盟店。此外,加盟店隊伍太過龐大,對周六福的管理及品控也埋下了隱患。報告期,公司先后兩次因違法違規行為領受了行政處罰。

2017年2月,深圳東門周六福門店因顧客投訴被工商管理部門查封。此后,周六福發布公開信稱,門店被查封主要是該加盟門店上柜的個別產品和其他品牌產品存在雷同,與產品質量無關。

此外,加盟模式還存在加盟商自主撤店、轉換品牌風險。報告期,周六福終端門店變動頻繁,新增門店2116家、關閉門店647家。

周六福亦坦承,若發生加盟商大規模地自主撤店停止經營或轉換品牌、無法續約店鋪租賃合同或聯營合同等情形,而公司又無法對渠道的類型布局進行及時、有效調整,則產品銷售將面臨增長放緩甚至下降風險,公司經營發展也會受到不利影響。

反而業內,截至去年底,周大生擁有自營門店302家,自營門店收入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23.14%。行業老大周大福內地門店超過3000家,其中自營門店達1700家。

黃金作為避險資產和消費品備受市場青睞,珠寶企業也爭相跑馬圈到,但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競爭進行肉搏時代。在此形勢下,個性化、場景化等產品,將具有更大競爭力。因此,研發設計顯得尤為重要。

不過,目前,周六福的目光似乎聚焦在營銷方面。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員工總數為948人,而銷售人員有709人,占比74.79%。

本次IPO,除了補充流動資金外,公司將7.48億元募資用于營銷網絡建設,而研發及品控中心建設擬使用募資1.10億元,前者是后者的6.83倍。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