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2025年健康險市場規模有望超2萬億 網絡互助成互聯網巨頭進軍保險新路徑

2025年健康險市場規模有望超2萬億 網絡互助成互聯網巨頭進軍保險新路徑

2020-06-01 08:15:41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陳妮希

    近日,小米金融進軍網絡互助,成立守望相助科技有限公司;支付寶再推慢病互助計劃,這是相互寶繼大病互助計劃、老年防癌計劃之后,推出的第三個獨立的互助計劃……在起伏之后,網絡互助正迎來新一輪資本熱捧。

    網絡互助平臺成互聯網巨頭進階保軍新路徑,目前,阿里、百度、美團、滴滴、京東、蘇寧、360、小米等大型互聯網公司紛紛涌入網絡互助行業。不過,網絡互助這一涉及上億人的行業至今仍沒有統一的頂層設計和明確的監管機構,亟待規范化。

    互聯網巨頭紛紛布局網絡互助

    “網絡互助”一詞最早由壁虎互助創始人李海博提出,是運用互聯網以自愿加入、簽訂協議的方式撮合有同質規避風險訴求的人群抱團取暖、分散風險而形成的互助社群。網絡互助與保險的本質差別在于給付主體和償付能力主體不同,保險的給付責任主體是保險公司法人,而互助的給付主體是參與的會員或用戶。

    健康會員僅需花費幾元甚至0元,即可加入,觀察期過后,一旦患病則可獲得5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的互助金,平臺則只收取8%左右的管理費。低門檻、高互助金額的網絡互助模式讓其迅速“走紅”。自2019年起,百度、美團、滴滴、京東、蘇寧、360、小米等大型互聯網公司也紛紛搶灘互助行業。

    網絡互助在國內迎來第一個風口是2016年。當時,網絡互助平臺如雨后春筍般成立,水滴、眾托幫、同心互助等平臺陸續上線,明星創業團隊扎堆進入,融資額不斷刷新,被業內稱為“網絡互助的元年”。根據媒體報道,2016年以前,網絡互助行業僅有不到10家平臺,而進入2016年后,國內已有超過120家網絡互助平臺。

    但很快,在原保監會一紙《中國保監會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后,網絡互助行業迎來首個大地震,平臺出現大面積倒閉。直到2018年下半年包括螞蟻金服在內的“巨頭”來臨,網絡互助再次走到資本視野。

    目前,國內網絡互助平臺呈現頭部平臺與中小型平臺差距拉大,大型互聯網公司涌入的態勢。以相互寶、水滴互助為代表的頭部平臺分攤數量超過1000萬規模,還存在多家服務成員數量在數十萬至1000萬左右的中小型互助平臺。

    有分析認為,網絡互助之所以受到大面積關注,是因為網絡互助很大程度上滿足了在廣大的年輕群體和中低收入人群中大量還沒有被滿足的保險保障需求。根據公開數據顯示,近7成相互寶受訪成員年收入低于10萬元,3成受訪成員年收入在5萬元以下;水滴互助有超過7成人來自三線及以下城市,月收入不超過5000元。在相互寶平臺上,2019年人均分攤不超過188元,水滴互助人均最高分攤額不超過80元。

    南開大學衛生經濟與醫療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銘來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也曾指出,“事實上,傳統商業醫療保險的購買人群大多是身體不好的買,身體好的相對購買較少。在此基礎上,由于醫療控費和社保要求保持一致,和醫院之前并沒有很好的協調機制,導致商業醫療保險企業經營境外業務出現困損等情況。以‘相互寶’為代表的網絡互助到來,可以把人群集中起來,通過相互保險,分攤的機制,把風險分散了,再加上‘相互寶’對于保額有嚴格限制,定額付款的體系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市場風險。這種手續簡單的方式減少了傳統商業醫療保險的營銷、中介等成本費用,有利于促進商業醫療保險透明化!

    朱銘來認為:“一旦規模做大了,保額有序,‘相互!强梢宰鳛榇蟛”U象w系的補充!苯刂聊壳,相互寶累計幫助40000余名受助成員,募集56億余元互助金;水滴互助累計幫助超過1.1萬個家庭,累計劃撥超過15億元互助金。螞蟻集團研究院發布的《網絡互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我國網絡互助實際參與人數達1.5億,預計2025年將達到4.5億人。

    行業發展亟待規范化

    很難想象,被互聯網行業人士看作“傳統保守”的保險行業,正迎來新一輪資本熱捧的風口。根據此前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在全國大中城市的調研發現,2017年全國大中城市健康險市場的滲透率僅為9.1%,購買率不足10%。而去年底銀保監會等13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促進社會服務領域商業保險發展的意見》提出:力爭到2025年,健康險市場規模超過2萬億元。

    誘人的增量市場,引來眾多資本入局。近年來,通過互助形式意圖切入保險市場的互聯網公司不在少數,擴版圖、轉化流量、打造新興利潤點,各有圖謀。就在近日,小米數科成立全資子公司守望相助,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小米聯合創始人、小米金融董事長兼CEO洪鋒。小米金融相關負責人表示,此舉意在進入網絡互助領域,借助數字科技的力量為消費者提供普惠互助保障服務。這也意味著,又一家互聯網公司進軍網絡互助領域。

    不過,需要強調的是,網絡互助計劃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保險產品,不要因為參加了網絡互助計劃,而忽視了長期商業保險保障;網絡互助平臺也不是保險公司,沒有提取保險金、滿足償付能力要求等監管方面的規定。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網絡互助是中國數字技術和金融服務融合創新的又一個產物,有可能和移動支付一樣,成為中國又一個領先全球的領域。

    一直以來,互聯網互助平臺的盈利模式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螞蟻金服相互寶事業部總經理邵曉東表示,相互寶雖為商業產品,但不追求完全商業利潤,力求用技術驅動降低成本和提升效率。在邵曉東看來:“互助行業與健康行業是一體的,未來將促進兩個產業更多的互動,搭建更完善的健康服務體系!

    就在近日,相互寶發布了獨立的“慢病互助計劃”。這是相互寶繼大病互助計劃、老年防癌計劃之后,推出的第三個獨立的互助計劃。據介紹,三高、心血管病、腎炎等八大類慢性病人群可以在這個新計劃中進行互助,獲得防癌保障。根據年齡,39周歲以內用戶的保障額度為30萬,40-59周歲用戶為10萬。

    在邵曉東看來:“相較于保險中的重疾險、癌癥險,相互寶慢病互助計劃對準入門檻和健康要求作出更準確的評估,產品內容更通俗易懂,讓用戶更好地享受相應保障!备鶕_數據顯示,中國慢性病人群規模超3億,但市面上針對慢性病人群的保障產品卻很少,相互寶開發上線“慢病互助計劃”正是瞄準這個龐大市場空間。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網絡互助行業目前尚未被明確納入監管范疇,因此在其快速發展的同時更需關注潛在的風險。比如,目前網絡互助收費方式主要有后付費和先付費兩種,雖然主流模式是后付費,但先付費模式也占有一定市場份額,它們存在一定規模的資金池風險;此外,第目前大部分網絡互助平臺的經營處于盈虧邊緣,很多平臺的經營收入不能覆蓋全部成本,運營也存在風險;此外,行業中存在一些潛在的不規范經營現象,規范創新、扶優汰劣的外部生態還沒有建立起來。

    目前,這一行業處于監管空白地帶,相應的法律法規、行政規章、監督檢查滯后,有的還是空白。對此,鄭秉文在今年兩會期間也帶來建議:網絡互助是一種新型的健康風險分散機制,是一種新的數字金融創新方式。在目前相關監管部門中,銀保監會的職能最接近網絡互助的業務本質和屬性。從風險管理角度來看,建議盡快將網絡互助納入銀保監會的監管框架之內,并根據其獨特性建立適配的創新監管方式。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 王者娱乐棋牌 百家论坛13505开奖直接 七星体育直播网址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白小姐精选一肖期期准 股票配资定义 今天上海快3 开奖 苹果手机怎安装丫丫陕西麻将 排列5app 河北11选五任三